你是否成了“赚钱App”赚钱的工具?

2021-06-08

眼下,看视频赚钱、玩游戏赚钱、走路赚钱……不少老年人沉迷于刷手机完成“赚钱任务”。然而,一些参与者发现,赚钱任务总是绕不开看广告,而标榜的高收益则迟迟难兑现,甚至还可能面临个人信息泄露等问题。

用户与APP捆绑在一起

记者采访发现,赚钱App并非新鲜事物,此前就曾风靡一时。在割不动年轻人的“韭菜”后,一些App将目标转向了老年群体。

退休后,杨宝东成为一名赚钱App玩家。这些App号称不用付出成本就能赚到钱,用户注册后领到各种任务,通过看视频、签到、邀请好友等操作从平台处领取代币,再用代币兑换成现金,行话叫“零撸”。

杨宝东每天从起床开始,依次打开手机里的10余个赚钱App,做任务。在两年多的时间内,他下载的App种类五花八门,包括看广告赚钱的、猜成语赚钱的、玩游戏赚钱的。“有的App号称走路、吃饭、购物、睡觉都能赚钱。”

杨宝东计算,把手头的10余款软件同时使用起来,每天都刷,1个月下来能赚到100元左右。

另一位赚钱App玩家王海滨透露,一些App在用户新注册时会表现得很大方,一上来送十几元钱的新人券,用户把钱存在了App内的钱包里,再看App里各种赚钱的任务也不难,情绪立马高涨起来。“我用过的一款App,用到后面要赚取1元的奖励金,得浏览500分钟各类视频、广告,攒够30元奖励金才能兑换,合计要花费250小时。”

中国科学院大学传播学院教授张增一分析,为了将已经获得的代币兑现,用户或继续坚持签到、做任务,或邀请更多好友参与其中,而这些操作又能让用户获得更多积分。最终,用户与App捆绑在一起,难以停下。

可能搭上了个人信息

日前,青岛市民金健在一款App上关注了一个领取100元红包的活动,刚点击进入,系统就显示已获得98元,只要做任务就能领取100元。“任务越往后越难,不仅要邀请好友,还要购买商品。”金健回忆说,到达99.2元时,他花10元购买了一瓶洗手液,金额只增长到99.21元,他便放弃了。几天后,页面上显示活动结束。

住在北京劲松街道的于大爷偶然发现了一款猜歌名赚钱的App,要求猜对50首歌,就能顺利提现。于大爷说,刚开始都是老歌,每猜对一首,系统就会提示1~2元到账。越往后新歌越多,每猜错一次,系统就会播放一段几十秒的广告。“好不容易猜对了50首歌,可以提现98元。但系统却显示每次只能提现0.3元,需要操作300多次,期间还有漫长的广告。”最终,于大爷放弃了提现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一些使用过赚钱App的用户,下载后没多久,手机上就开始频繁接到骚扰电话,内容包括网贷、刷单等。

王海滨介绍说,一些赚钱App在做任务时需要跳转其他界面进行软件下载,且必须要进行注册、实名认证。“个人信息轻易地就被收集打包卖出去了,本来是去赚钱的,没成想自己成了‘商品’。”

行业还需规范

张增一表示,赚钱App创造了一个门槛极低的赚钱方式,勾起了人们试一试的愿望,契合了大多数人“闲着也是闲着、反正也没啥损失”的心理。一些赚钱App确实不骗钱,但它利用使用者的时间、社交关系、手机内存,占据注意力,使用者不是在赚钱App上赚钱,而是沦为它们赚钱的工具。“每看一条广告,就帮它们挣了一笔钱。”

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、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表示,根据广告法,如果广告主或者App经营者通过宣传套路消费者、或者通过广告诱导消费者做出错误意思表示,例如授权个人信息、个人隐私,从而致使被他人非法搜集冒用的;广告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,设置任务和实际宣传出入很大,或者恶意夸大App使用效果导致消费者下载使用的,广告主及App经营者均有投放虚假广告的嫌疑,均可根据广告法予以处罚。

赵良善认为,从表面上看,App做任务和广告有所区别,因为App做任务打的是消费者可以收益的幌子,以此增加App知名度,增加客户使用人数。但从目的上看,App最终是以宣传可以赚钱为手段,以实现资料搜集、视频投放、广告输出等目的,所以还是宣传广告,应受广告法约束。